您的位置::科普农业网 >> 最新文章

调查称仅1新生代农民工愿回乡务农君迁子

时间:2019年10月17日

本报深圳7月18日电 (记者 胡谋) 日前,深圳市总工会发布新生代农民工调查结果。据测算,深圳仅参加社会医疗保险的农民工已突破700万人,居全国城市之首,其中,新生代农民工占该市农民工总数的73.8%。   主持这项调查的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翟玉娟说,新生代农民工普遍面临生存困境、发展困境和身份认同危机,并在劳资关系中丧失了话语权。

管理职位比例低于上代

报告说,深圳新生代农民工当前面临的第一问题是工资偏低。许多企业按该市最低标准支付工资,农民工为了增加收入只能大量超时加班。但即使加班,今年的月平均工资也只有1838.6元,约为该市在岗职工2009年月平均工资的47%,只够维持在深圳的最低生活水平。

尽管受教育程度明显高于老一代农民工,但新生代农民工仍大多就职于制造、建筑、零售等劳动密集型行业,普工、营业员等占被调查人数的52.4%,从事管理类职位的比例甚至低于老一代农民工。

深圳市总工会副主席王同信认为,这说明新生代农民工面临更为紧张的就业环境。

调查中,新生代农民工对合理的月收入、理想月收入进行了自我评估。他们认为,在目前的劳动条件、强度下,合理月收入的平均值应为2678.8元,如在深圳安家、养育子女,理想月收入的平均值应为4200.4元。

王同信说,这表明新生代农民工对工资收入的要求和预期比较理性、与深圳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水平基本相符。

没能力享受正常家庭生活

报告说,由于收入偏低,新生代农民工没有经济能力享受正常的社会、家庭生活。据调查,46.8%的新生代农民工目前仍然生活在集体宿舍。与老一代一样,他们往往依托乡缘、血缘关系结为“同乡圈”等同质性较强的封闭社群,社会生活圈狭小;而无力享受正常的家庭生活也影响了婚姻的稳定,被调查者中,已婚者有19.3%出现婚姻危机,69.9%的孩子不能随父母生活,形成了新一代留守儿童群。

被调查者仅有1%表示今后愿意回乡务农,他们普遍认为,“农民”户籍让他们目前面对既难融入城市、又难回归农村的尴尬,“我们只是无奈的打工一族”。

据调查,新生代农民工参政意识较强,46%的人希望选出更多农民工人大代表、28.6%的人希望在深圳有参选资格。但调查同时表明,他们在劳资关系方面仍处于弱势的地位、制度维权意识不足,在企业中的民主参与程度低、企业内部也缺少沟通渠道,权益受损时大多选择调换工作,所以就业的流动性较大。

就业稳定性大大降低

报告认为,虽然深圳有关法规目前规定了最低工资制度,但内容过于简单,同时标准确定不合理、制定程序不公开、缺乏公众参与,建议对最低工资制度进行专门立法,处理劳资矛盾。

对于未来,被调查的新生代农民工有38.2%希望“未来创业当老板”。调查表明,新生代农民工年平均更换工作0.63次、签订3年以上期限固定劳动合同的仅占2.4%,就业稳定性大大低于老一代农民工。报告建议,对新生代农民工开展职业规划、创业指导和专项知识培训。

王同信说,虽然农民工的本质没有改变,但新生代农民工的时代性更突出、更鲜明,这就要求加快社会管理体制改革,从根本上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面临的生存问题。

尽管面临生存压力,但83.3%的被调查者认为,“一切会越来越好,只要我们努力争取和进取”。

快速接头

公路声屏障

丁睛扁电缆

聚四氟乙烯垫片

友情链接